德勒兹与当代美学观察

来源:四川艺术网 2015-07-02130加入收藏
德勒兹与当代美学观察加入收藏

吉尔·德勒兹


自2005年开始,在中国交流访问的加拿大籍韩裔雕塑家、多伦多雕塑协会理事汪力(WON LEE)初到中国的时候,观察中国当代艺术有两种潮流:一种创作是根据文革的经验和内容去创作历史性的、政治性的艺术;另一种潮流,是对西方后现代艺术的模仿。虽然他现在仍然可以看到这些艺术潮流的追随者,但总体已经开始发生改变。他观察到已经有更多的艺术家在以个人化的方式进行创作。从全球化的背景看,有的艺术家会追随艺术市场,另一部分逆市场潮流而行,还有一部分艺术家以自己的方式去面对创作。法国20世纪重要的后现代主义哲学家吉尔-德勒兹在著述中不乏对当代艺术有直接指导作用的哲学思想,他强调要从图像和僵化的习惯中解脱出来,在不断更新变化中寻求抽象与具象之间“形象化”的第三条道路。包括他对“忘我”和“重复差异”的创作状态的阐述,揭示诞生震撼人心作品的原动力。汪力(WON LEE)看来德勒兹对艺术创作的指导并不是一种理想主义:“而是强调我们对生活、对生命的一种态度,同时也是我们对艺术创作应该持有的一种态度。” 


  艺术家陈小文自上世纪80年代赴美留学,现任美国阿尔弗莱德大学终身教授、媒体艺术系主任,中央美院,鲁迅美院客座教授。近些年频繁地往来于中、美之间创作、教学。他的作品常常自由充分的利用版画、数码摄影、影像、油画、装置等多种媒介进行创作。在采访中他认为德勒兹对当代数码媒体艺术、影视艺术有着重要影响。从他个人的经验看:“德勒兹的思想成为我的精神支柱的一本书是他的《Bacon》,中文翻译为《感觉的逻辑》。这本书我总会带在身边,但是现在也没有读完,而且作为艺术家而言,他的书不用读完,往往就是那么一篇几句话就能使我思想很动荡的、很活跃的工作半年,去做我的创作。所以,他的理论是更接近艺术家指导创作的理论。在我看来他的在思想不是纯粹的哲学,而是艺术。所以我在教学、创作中经常用他的书中的观点跟学生交流。”


吉尔·德勒兹与尼采


米歇尔-福柯曾说“二十世纪将是吉尔-德勒兹的世纪”。吉尔-德勒兹是法国影响巨大的后现代哲学家,是上世纪六十年代法国复兴尼采运动中的关键人物,德勒兹正是通过激活尼采而引发了对差异哲学和欲望哲学的法兰西式的热情,并且德勒兹正是从尼采的权力意志哲学中发展出它的欲望哲学。权力意志是永不停息的扩大再生产,欲望也在永不停息地创造、流动、生产。德勒兹从欲望的角度,从欲望的领域化(territorialization)和解域化(deterritorialization)的角度对资本主义和现代性作出解释。德勒兹的作品通常被定义为“当代哲学”。如今,德勒兹的影响遍布人文科学的各个角落,德勒兹的主要学术著作包括有在《差异与重复》、《反俄狄浦斯》、《千高原》等。1969年接替米歇尔·福柯(Michel Foucault)任巴黎第8大学哲学系教授直至1987年退休。但德勒兹与福柯、德里达相比较,他的思想没有受到应有的重视。1995年11月4日,德勒兹因难忍肺病折磨,从巴黎住处的窗户跳楼自杀,享年70岁。


弗朗西斯·培根 绘画 亚麻布油画 石膏 197X132cm 1946


回到感官的“第三条道路” 

  1981年,吉尔-德勒兹出版了他的《弗朗西斯-培根:感觉的逻辑》一书。在这本书的中文译者董强看来:在现象学与精神分析之间,在眼睛与头脑之间,在文学与艺术史之间,在运动与静止之间,这位制造概念的高手、运用悖论的智者,以他特有的方式,从哲学家的角度,创作出了他的“概念艺术”作品。这一作品,就是读者手中的这部《弗兰西斯·培根:感觉的逻辑》。 

  吉尔-德勒兹在讨论培根时,关注的核心问题是:在培根的艺术中,感觉是如何呈现为形式语言的?吉尔-德勒兹认为,培根的艺术探索了现代主义绘画的第三条道路,既不同于抽象的道路,也不同于具象化的道路,而是一条“形象化”的道路,这条道路拯救了形象在20世纪的命运。培根的作品不仅仅是感觉的呈现,更是欲望的表达,他的作品之所以在感觉的呈现这一方面被认为是独特而重要的,并不仅仅是因为从感觉到形式的转化本身,而更在于其所呈现出的不僵化的语言,一种打破了“语汇表”的另类而刺激的语言,它暴力、压抑、扭曲、是欲望的爆发,也是迷狂的疯癫,这种感觉的表达在培根之前的艺术家那里是不常见的,至少在现代主义的艺术史逻辑中罕有与之类似的作品。德勒兹通过分析和比较,主要是把培根与塞尚进行比较,认为培根的方法,是通过对“纯形象”的追求,以及对“图形表”的把握和运用,最终达到同一种全新的视觉:触觉般的视觉,由此形成他的“形象化”绘画的道路。


张峰雕塑作品《办公室的》


基于回到感受性或者从理性、经验的束缚中解脱出来的观点,培根的作品与德勒兹产生了非常贴切的共鸣。既不同于具象的,也不同于完全抽象的,而是一种形象化的,更接近创作最原始冲动的“第三条道路”。张峰教授从个人的创作实践讲道:“在我真正地接触德勒兹之前,可能没有这个意识,但是我觉得有很多的状态是相通的,比如说我们在创作之前,可能也要用模特,作品一般情况不是事先想好的,或者有时设计一个小稿。我很注重创作过程里出现的偶然性,或者是在创作过程中产生的想象力。德勒兹所讲刹那间(momentary) 出现的偶然性,可以把它放大,或由此迸发出的创造力,可以诞生震撼人心的作品。所以,偶然性很重要。德勒兹的观点是,在创作的整个过程,那个纯粹的我(Pure)与刹那间(momentary)的相遇产生了与艺术家生命意识有关的作品,作为艺术家心手相连的动手过程是非常重要的。” 

  德勒兹在论述培根作品时提出的既不同于具象的,也不同于完全抽象的“形象化”,代表德勒兹理论的精髓。他强调发现新的可能。他强调及时(In time),强调总是在刹那间(momentary),总是在变化当中,没有固定的二元对立。陈小文教授说:“抽象的、具象的,当代的,传统的,他总是想找到第三者,他喜欢看放茶杯的时候下面渗出的水,就是偶然的一些错误发生,一种偶然性。偶然性里发现一种新的一种途径去理解艺术或者去描述艺术,或者去创作艺术,所以说这种可能性他有时候也用另外一种话说就是你能找到一种新的问题,或者是一种新的思想、观念性。” 

  用感知系统代替认知系统,德勒兹始终都在找第三方而不是在已经建立起的二元对立系统里面找。《艺术世界》编辑栾志超从德勒兹对培根作品的分析认为:“德勒兹在谈培根的时候跟谈文学我觉得基本上是对应的,他在谈文学的时候谈到19世纪经典文学,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对应于具象的绘画。在19世纪现代文学的时候,他的讨论方式并不是说这两者是可以对立的,他讨论的方式其实是可以对立于抽象的作品。具象跟我们原先的表征系统是完全对应的图像,他对应的是一个意义。抽象之所以不能够作为一个具象的替代。就是因为抽象它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在寻求一种意义,并不是说我做了抽象,抽象指向了混沌,这只是一种表面上的现象。 

  他当时就是到了19世纪现代文学诞生之后我们是用了另外一套话语系统,但是所有的这些破碎到最后仍然寻求的是统一性,也就是一元论。这对应的是我们的认知,我们的认知就是由表征系统决定的。我们通过这样的一套话语的组织得到了某种确定意义。在绘画当中图像对应的是通过认知系统确认某种意义。但如果是形象化的,并不是通过认知系统来进行认识的,而是要通过感知系统去认识的。所以就用形象化的道路去代替具象和抽象,是用感知的系统去代替认知的系统。” 

  德勒兹对于培根艺术的讨论并不仅仅针对的是培根,同时也是他自己哲学思想的表达,在宣称培根实现了现代主义绘画发展的“第三条道路”的同时,德勒兹也表明了他自己的哲学思想在当代哲学中走出了“第三条道路”:它介于现象学与精神分析之间,在理性与感性之间,在解构与建构之间所做出的杰出的思想贡献。


编辑:四川艺术网

关键字德勒兹当代美学

  • 分享:
  • 链接

    LINKS

    联系方式

    四川艺术网以“服务艺术家,助推文化事业发展,让四川艺术‘走出去’”为宗旨,全力为四川优秀艺术家和艺术机构服务。

  • 电话/Tel:028-69891838
  • 地址/Add: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区一环路北一段99号3110
  • 邮箱/mail:scysw@zgscys.com
  • 合作媒体•机构

    扫一扫加关注四川艺术网

    Copyright Reserved 2000-2014 zgscwy.com 蜀ICP:备13020192号 版权所有 四川艺术网 技术支持:爱诚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