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瞬即逝的表象·艺术之末那——王玺&杨方伟双人展

  • 来源:四川艺术网
  • 2015-07-04 199
  • 分享:
    • 独步景致 王玺 180x150cm 2013

    • 越过山脊的黄昏 王玺 180x150cm 2014

    • 大盆景 王玺 135x100cm 2014

    • 在别处 王玺 135x100cm 2014

    • 台阶上的春色 杨方伟 150X120CM 2015

    • 时间的悬丝1 杨方伟 180X150CM 2014

    • 空房间 杨方伟 100x130cm 2014

    • 贵宾通道 杨方伟 150X120CM 2015

    • 展览时间:2015-07-05 - 2015-07-20

      开幕时间:2015-07-05 15:00

      展览城市:四川 - 成都

      展览地点:梵木艺术馆

      策展 人:盛邦

      展览备注:展览统筹:王榛



      展览介绍

        表象这个词借用自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德文为“Vorstellung”。表示置于心灵之前的一切东西,包括感性直观、观念、心理情绪等等。在康德那里,如果没有“先验自我”的能动综合作用,表象只会是转瞬即逝、流变不息、不可把握的东西。正是“先验自我”,将心灵前的种种表象综合成一个个我们可以认识的物体,由此自然科学得以可能。所以“先验自我”又被称为“先验统觉”。
        在艺术家的创作中也存在一种能动的综合,把那些转瞬即逝的表象,不论是生活的片段、所接受到的视觉印象,还是内心的各种感受综合成作品。这也是我看到杨方伟和王玺作品时最深切的体会。如果说艺术真有本体,我认为进行能动综合的那个“我”就是本体。因为不同的综合方式结构成不同的艺术,抽离掉综合,作品将不复存在。所以,我认为面对每件艺术作品,结构作品的这个“我”,才是最值得去品味和揣摩的。
        “我”又是一种虚妄。佛学有“八识”之说,即,眼、耳、鼻、舌、身、意、末那、阿赖耶。“我”是由“末那识”摄取“阿赖耶识”中转瞬即逝的无常之物作成,生贪、嗔、痴、怨诸种烦恼。因此,末那识又称“我识”或“染净识”。在佛家看来,“我”的虚妄在于,“我”建立在“无常”之上,建立在转瞬即逝的东西之上。修行的目的就是要破除对虚妄之“我”的执着,涤染归净,见真如佛性。但艺术之所以是艺术,恰恰是因为对“我”的执着,恰恰是因为贪、嗔、痴、怨种种烦恼。
        因此,这个展览——其实我更愿意认为它是一件由王玺和杨方伟共同创作的作品,包括绘画、装置和场馆,也包括提供线索的这段前言文字——所要展现的,其实是对“真”和“妄”的一种思考,是对转瞬即逝的表象和艺术执念的思考。

      ——盛邦 2015年6月30日






    ==




    编辑:张少冬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 四三三—四川当代艺术生态实力暨基准方中艺术空间开馆
  • “后来” 青年艺术家推荐展
  • 7月10日“通境”诗婢家中国画联展
  • 知觉再生——7月5日首届436文化创意机构当代艺术
  • 分享:
  • 相关推荐

    链接

    LINKS

    联系方式

    四川艺术网以“服务艺术家,助推文化事业发展,让四川艺术‘走出去’”为宗旨,全力为四川优秀艺术家和艺术机构服务。

  • 电话/Tel:028-69891838
  • 地址/Add: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区一环路北一段99号3110
  • 邮箱/mail:scysw@zgscys.com
  • 合作媒体•机构

    扫一扫加关注四川艺术网

    Copyright Reserved 2000-2014 zgscwy.com 蜀ICP:备13020192号 版权所有 四川艺术网 技术支持:爱诚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