旷而真,趣而雅———书画家戴跃老师艺术创作访谈

  • 来源:四川艺术网
  • 2015-06-18 154 加入收藏
  • 分享:
  • 戴跃:真正意义的归隐是自己心灵的归隐,能让我们浮噪的心灵找到居所而安顿下来,然后用自己纯净的心灵去膜拜所热爱的传统,我觉得这才是一个从事传统艺术追求的艺术家应有的心态。


    ■戴跃艺术简介

      1962年生。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书法院研究员,四川省文联委员,四川省书法家协会驻会常务副主席、秘书长,中国书法家协会行书专业委员会委员,四川省诗书画院艺术委员会委员,四川大学客座教授,四川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四川省“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作品多次参加中国书协、中国书法院、四川省书协等主办的重要展览。获全国第八届中青年书法篆刻家作品展一等奖。入展2013首届全国三名工程书法展。出版有《戴跃书法作品集》。



    行草陈继儒《小窗幽记一则》/戴跃
    50cm X 34cm 毛边纸


    国画点破银花玉雪香/戴跃
    138cm X 34cm 安徽净皮


    草书手卷陶渊明《归去来辞》/戴跃 456cm X 51cm 泥金、纤维纸

        清雅通灵:戴跃草书《归去来兮辞》赏读


      在当代中青年书法家中,以行草书著名者罕有不取法《书谱》的。这与本世纪初书风嬗变的大趋势有着密切的关系。包括《书谱》在内的大量古代真迹的仿真印刷,使当代书家尤其中青年书家将更多精力用于书法墨迹的学习,进而使中青年书法家们的书法风格与其前辈有着很大的区别。戴跃的书法之路正是得益于包括《书谱》在内的经典法书的学习。


      取法经典是历代书法家学习书法的必由之路,只不过经典的外延有着时代性。近100年来,《兰亭序》等帖学代表作的经典性受到质疑,《穷乡儿女造像记》等众多民间碑版一跃成为经典。这虽然有着书法风格发展的内部逻辑,但不可否认的是,近代拓本易得而印刷技术不发达也是客观存在的原因。20世纪90年代以来,印刷技术日新月异,大量原藏于深宫的真迹影印成为可能。同时,书法碑派与帖派之争也在近20年里头逐渐有着明晰的取向。许多早年取法碑派的书法家在大量墨迹前面再也无法漠视法书的精微,转而师法帖学。不消说,这种转向并非来自外力,而是书法家们与时俱进地学习方法与学习态度所决定的。因此,不难看到,许多弃碑从帖的书家在短时间内达到一个较为理想的高度。与戴跃同龄或稍长的书法家多有这种经历。从戴跃的书法看来,其取法经典之路也是在众多矛盾的对立与化解中做出的正确选择。


      就其书写状态而言,戴跃书法深得二王一路不激不厉之风神。这种不激不厉,自有源于《书谱》一路技法经典的原因,但更为重要的或许是因其个人风格而来。蜀中山水滋养,蓉城闲适的生活态度,总是微笑面对人生的生活态度,长期在书协工作善于协调的工作作风,都可以说是戴跃个性形成的诸多因素。这种个性外化于书法作品,则表现为其清雅通灵之书风选择。


      从技法角度而言,其清雅通灵之表现有四:


      点画的细瘦为清雅特色之一。老杜有诗:“书贵瘦硬方通神。”其基本意思在于评价初唐书法家的“瘦硬”书风而批评开元、天宝年间的“丰肥”之风。戴跃其人虽壮,然其书风却与“丰肥”无涉,而以“细瘦”之面诠释着字之风骨内涵。细而不弱,瘦而不瘠,是戴跃此作点画的基本特征,也是其书法得于《书谱》而又离于《书谱》之处。


      圆转的用笔为清雅特色之二。《书谱》有谓“草贵流而畅”,而行草书流畅的特点则有赖于使转的运用。《书谱》又有“草乖使转,不能成字”之说。从戴跃的书法而言,他极好地理解了孙过庭对于草书技法的阐释。其使转用笔的轻松使圆转有了流转之意味,使书写在轻松的环转用笔中得以完成。无疑,这也是其清雅特色形成的重要原因。


      单字多独立,字间少组合是清雅特色之三。草书作品的章法处理,可令单字字字独立,也可以以字组形式串成行;可令行间距离较为疏朗,也可以打破行间距,密不透风。从审美而言,单字独立与行间疏朗指向清正雅丽,而多用字组与行间茂密则指向错彩镂金。戴跃此作,多属前者。其字字独立与行间疏朗表现出来的慢着纸、缓用笔,“留住笔尖”缓缓行,在相当程度上体现了不激不厉之帖学传统风格。


      巧用笔锋是清雅通灵特色之四。毛笔的运笔用锋是书法技法中最基础又是生变出新的主要手段。米芾的“八面出锋”早已是书家典范。戴跃的用笔主要以锋尖的跳跃式运行为特征,善用巧用锋尖,而在锋尖与锋面的转换过程中不断以腕指的运行推进,从而完成从一笔到数笔再到单字、字组的书写过程。书写中的用巧是其变化多端的主要原因。碑派与帖派各以巧拙著称,帖派用笔以巧胜,而碑派则多以拙著称。书法作品中的巧拙之分,既在作品与作品之间,也在单幅作品之内或者单个书家作品之中。赵之谦就曾以巧拙之分来评论西泠八家。从巧拙角度而言,戴跃的作品大概还是巧多于拙,或者可以说是巧占七八而拙孕一二。无疑,这也是其清雅书风形成的重要原因。


      此外,陶渊明《归去来兮辞》文学内容所表现出来的清雅出尘之想也为其草书创作增色不少。欧阳修评“晋无文章,惟陶渊明《归去来兮辞》一篇而已。”李格非曰:“陶渊明《归去来兮辞》,沛然如肺腑中流出,殊不见有斧凿痕。”戴跃以书法艺术的形式重诉渊明心中块垒,深得陶渊明文中旨趣。其从肺腑中汩汩溢出的清雅之意,又从另一侧面诠释了身居闹市的书法家的超尘之想与归隐之思。


      综合而言,戴跃之书源于《书谱》,化用性情,生发《归去来兮辞》,而以清雅之风统御全作,自有特色而标举一格。可以说,此作非常成功地诠释了“书如其人”的理念,并且充分表现出居于成都的戴跃书风之所以形成的独特之处。
    (曹建,教授,书法博士研究生导师,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


    旷而真,趣而雅———书画家戴跃老师艺术创作访谈


      蔡攀:恭喜您的草书长卷《归去来兮辞》入展“三名工程”。


      戴跃:谢谢,“三名工程”是中国书法家协会组织开展的当代书法名家系统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三名工程”书法展,是对当代书坛高端创作水平的一次集中检阅,“三名”是指名篇、名家和名作,全国仅有50位书法家创作的50件精品力作参展。


      蔡攀:请谈谈您是从哪种书体入手学习书法的,您学习书法选择了怎样的一条路径?


      戴跃:学习书法该从哪种书体入手,我认为,你发自内心的喜欢什么书体就从哪种书体入手。我就特别喜欢行草书,我就是从行草书入手学习书法的,并选择了由王铎 行草书入,经米芾、孙过庭,再追羲、献的基本路径。


      我本人非常喜爱并崇尚“二王”帖系书法。这是我经过多年的学习、思考之后,才找到的精神住所。这种审美取向是由我的气质所决定的,这一整体性选择是我的心性之需求。选择由王铎入手,经米芾、孙过庭,再到羲、献,只是我自己学习“二王”帖系书法的一个基本路经,理由是:王铎是明末清初“二王”帖学书法集大成者,他留下了大量的书法墨迹便于我们临习研究,王铎的书法风格最符合我自己的审美取向和心性之需。由王铎、米芾、孙过庭,再到羲、献,也只是自己采取的一种逆流而上的学习方式。从明末清初往前走,直到源头,这样做的目的是期望能对“二王”帖系书法的发展演变有一个整体性的认识和把握。其次,王铎、米芾、孙过庭都是“二王”帖系书风的正脉,都深得“二王”之法,他们都是所处时代帖系书法的标杆。当然,其间仍有许多“二王”帖学大家,比如董其昌、赵孟頫、黄庭坚等等,他们所留下的众多经典之作,我也都认真地学习并加以研究过。我所讲的基本路径,只是我最着力的点而已。书法的学习,从哪里着力而立定根本,这非常重要。人的一生非常有限,在你有限的生命里能够将你最爱的东西及与其相关联的几家精研深透并能贯通已是不易之事了。这好比读书,天下奇书你穷其一生能够读得完吗?因此,学习方法非常重要。


      蔡攀:在您的书法观中,特别强调书贵入古,请谈谈您的理解。


      戴跃:中国传统艺术讲品味和气格的高低,作为传统艺术瑰宝的中国书法,自不待然。书之品格,贵在有古意,方不落野俗。欲得古意,必先入古。怎样能入古,惟有登堂入室,回归经典,返本溯源,由技入道,此乃不二法门。入古而非泥古,入是为了出,入尚能出者,智者;入而泥者,匠人也。入即是返本——回归经典,夯基累石。入能闻先贤之呼吸以俯仰悲咽,能感先贤之气绝体痛贯心肝,能学习经典中点画的隐显、藏露、疾涩、衄挫,去求书法之规矩方圆,可随先贤之潇洒自在同享撒野般的欢娱。出即是开新——对经典以新的诠释。此即能够创造,开自家面目。何以创造,何以开自家面目,以帖系书法为例,我们仅从“二王”之后智永、欧、虞、薛、孙过庭、再到苏、黄、米、蔡,再到赵孟頫、董其昌、王铎、再到钱沣、沈尹默、白蕉等帖系诸家对“二王”经典乐此不疲的解读中就能窥其一二。他们对“二王’的解读都非简单模仿或超级模仿,而是适时之需,适我之心性气质之需作新的诠释。这种诠释,进一步扩充了对“二王”经典理解的向度,创造出了自家的面目并被确认为是对“二王”帖系书法所作的新贡献,从而成为了“二王”帖系经典中的重要内容。


      蔡攀:您入展“三名工程”的作品是怎样完成创作品的?


      戴跃:我入展“三名工程”的作品是一件草书横卷,文本内容是陶渊明的《归去来辞》。我曾多次以此文本内容进行书法创作,有草书也有行书。


      《归去来辞》是我最为喜爱的作品之一,每一次的书写,每一次的颂读都能让我沉浸其间而畅然释怀,魏晋士人的生活态度与生活方式令我倾慕和向往。我时常感慨魏晋的士人们即使是面对生死无常这样的大苦大难,也能任情适性,怡然达观,时常折服于魏晋士人倘佯山水、寄情丘林、游心太玄、俯仰自得的浪漫与情怀。近几年来,我在孙过庭《书谱》上用功尤勤。孙过庭《书谱》深得“二王”一脉真髓,米芾言“凡唐草得‘二王’法,无出其右”。刘熙载详为“用笔破而愈完,纷而愈治,飘逸愈沉着,婀娜愈刚健”。几年的临习,虽力求形神兼备,但总归是与印刷品朝夕为伴,把握通篇的整体气息仍嫌不足。前年赴台湾交流,有幸于台北故宫博物院得见《书谱》真迹。面对原帖,如对至尊,顿生膜拜之情,笔墨间透出的那股纯古气息,那种韵致,加之内心己久的期盼与崇敬,让我顿时潸然泪下,不能自持。伫立良久,逐字逐句细细品读,对照自己近几年的临习,寻找差距,颇有收获。也就是在那一天,萌生了再以陶渊明《归去来辞》为文本内容,以《书谱》笔意为基调,再行创作草书长卷的念头。


      草书长卷陶渊明《归去来辞》按章法形式与材料的使用分为二个部分并合为一个整体,序文选用吸水性稍强的纤维土纸以三个斗方并列的形式完成,正文的书写一气呵成并选用吸水性稍差的泥金纸,以求在清润洁净与凝涩沉厚二者间形成较强的对比。


      蔡攀:在“三名工程”展览中,书评家对您的书风用了“清雅通灵”四个字,形成这样的书风和什么有关?


      戴跃:我追求宁静的自在,崇尚通脱和飘逸。这我跟我的心性气质、审美心理结构有很大的关系。形成这样的审美取向,则与我所生活的环境有很大的关系。巴山蜀水,清郁灵秀,自古以来,英才辈出,人文积淀深厚,加之蓉城闲适安逸的生活方式,这一切都给了我心性以无穷的滋养,而形成了这样的书法风格。


      蔡攀:这种“追求宁静自在,通脱飘逸”已经成为您的书法风格与作品气质,有书评家称在您的字里更看到了一种“超尘之想与归隐之思”,您是怎样理解“归隐”之意的?


      戴跃:这是自己的内心世界,我认为,大多数传统文人都有这样的一种心态。有的人将其深藏于内心而只是在其作品中显露其迹,有的人内心及其行为举止及其作品,均有不食人间烟火之态。而我则认为,真正意义的归隐是自己心灵的归隐,能让我们浮噪的心灵找到居所而安顿下来,然后用自己纯净的心灵去膜拜所热爱的传统,我觉得这才是一个从事传统艺术追求的艺术家应有的心态。


      蔡攀:怎样用一句话来概括您的艺术人生?


      戴跃:书法就是生活,但不是全部,我的人生却因书法而变得精彩。佛家言:“吃、住、坐、卧,不离这个”,“这个”是什么?对我而言,“这个”就是书法。书法是我心灵的住所,包括我喜欢的花鸟画,只有在书画里才能找到我自己并让精神安顿下来,并享受到它们带给我的幸福和快乐,这就是书法对我人生的意义。


    (作者系四川文化馆《书画影》编辑)

    编辑:四川艺术网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 “军魂”的艺术探索者 ——军旅画家陈江的艺术人生
  • 李正武:永不停息的艺术行者
  • 访四川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李明泉
  • 晏明:一个时代的遗忘
  • 彭长征:不仅以学术、画价论英雄,更要以大众喜爱传口
  • 关键字四川省书协戴跃

  • 分享:
  • 相关推荐

    链接

    LINKS

    联系方式

    四川艺术网以“服务艺术家,助推文化事业发展,让四川艺术‘走出去’”为宗旨,全力为四川优秀艺术家和艺术机构服务。

  • 电话/Tel:028-69891838
  • 地址/Add: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区一环路北一段99号3110
  • 邮箱/mail:scysw@zgscys.com
  • 合作媒体•机构

    扫一扫加关注四川艺术网

    Copyright Reserved 2000-2014 zgscwy.com 蜀ICP:备13020192号 版权所有 四川艺术网 技术支持:爱诚科技